服務熱線:189 6906 1965

新聞動態

详细内容

多地獨生子女可休

近日,四川省公布了關于“獨生子女每年累計不低于3天照料假”的征求意見稿,引發關注。記者發現,福建、湖北、廣西也已公布相關內容。不少專家認為,類似新政是應對社會老齡化問題的一個積極探索,但落實“紙上假期”在實際操作上仍有待完善。

各地陸續公布“照料假”

近日,《四川省老年人權益保障條例(修訂草案)》(征求意見稿)網上征求社會公眾意見,其中提到,獨生子女的父母年滿60周歲,患病住院治療期間,用人單位應當支持其子女進行照料,并給予每年累計不低于3天的照料假,照料期間工資福利待遇不變。

有關獨生子女照料假,四川不是第一個“探路者”。今年3月1日起施行的《福建省老年人權益保障條例》、5月份公布的湖北省實施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老年人權益保障法》辦法(修訂草案)提到:獨生子女的父母年滿60周歲,患病住院治療期間,用人單位應當支持其子女進行護理照料,并給予每年累計不超過十天的護理時間,護理期間工資福利待遇不變。

同樣的前提條件,廣西提出了“每年累計不超過十五天的護理假”,將于2017年9月1日正式實施。

數據顯示,到2020年全國60歲以上老年人口將增加到2.55億人左右,占總人口比重提升到17.8%左右。

吉林大學哲學社會學院院長田毅鵬表示,面對社會老齡化趨勢,需要做出一些新的政策調整以應對,“‘照料假’是一個有價值的政策性探索,通過在地方上先行、總結,待未來成熟之后,將有助于將之推向更廣層面。”

網友擔憂成“紙上假期”

對于獨生子女的“照料假”,目前不少人“知道少、存疑多”,許多網友擔心“看得見、摸不著”。

福州市某事業單位員工范女士表示,她完全不知道,“在單位里從來沒聽到過相關的宣傳,同事私下交流也沒人提過……估計一頭霧水的肯定不止我一個。”

湖北武漢一學校員工冀女士表示,這聽著是個好政策,但為什么只針對獨生子女,現在兩個孩子的家庭,照料生病老人的壓力也很大。

福建師范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謝宏忠表示,用人單位的類型與具體情況千差萬別,“很多人不了解,恐怕是源于一些用人單位不愿意加大宣傳。”謝宏忠說,“照料假”一方面可能導致用人成本增加,如在崗位配置、團隊運作中某崗位的人不方便離開;另一方面,中小企業可能更不愿意履行“照料假”,也不能排除“個別單位為規避政策干脆不招聘獨生子女”的可能性。

福州大學社會學系教授甘滿堂認為,按目前“照料假”的設計,3天基本可以從單位到家或醫院跑個來回,10天以內可留幾天照顧父母。考慮到企業成本,10天是目前較合理的安排,但如果父母需要長期照顧,10天顯然不夠。而實際上,由于相應監督體制尚未建立,機關與事業單位、國有企業落實“照料假”相對容易,一些私營企業在執行政策上可能會大打折扣。

如何才能常回家看看?

湖北山河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景霞告訴記者,不僅是獨生子女的“照料假”,如帶薪年假、探親假等的具體實施,很多并未完全被勞動者所熟知。我國大部分家庭“四老兩小”的養老模式帶來了一些養老問題,解決這些問題同樣需要通過法律,來規范社會各相關機構發揮其職能,保障子女更好地撫養老人。

王景霞表示,如果用人單位未依法給予勞動者休假的權利,依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》,勞動爭議發生后,當事人可以向本單位勞動爭議調解委員會申請調解;調解不成,當事人一方要求仲裁的,可以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。對仲裁裁決不服的,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訴訟。

王景霞建議,對于由“照料假”等給用人單位帶來的成本,可以從稅收及其他優惠政策方面給予用人單位補貼。

廈門大學社會學教授葉文振建議,有關部門應進一步了解大部分員工和其父母對“照料假”等對假期天數等的真實需求,這樣制定政策、執行起來才會更有針對性,效果也會更好。另外,可以考慮進一步擴大“休假人員”的范圍,如只要夫妻一方是獨生子女,在申請照料假時,配偶也能同時休假,以減輕家庭的壓力。

田毅鵬表示,需建立一個與社會整體相銜接、相互兼容的配套體系,才能更好地將“紙上假期”落到實處,去應對和解決養老中面臨的問題。

浙公網安備 33010402000714號

  • 电话直呼

    • 18969061965
    • 13675871872
    • 品牌咨詢 :
    • 商務顧問 :
  • 掃描二維碼,進入微信公眾號

技术支持: 杭州微數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| 管理登录
羽毛球教学